君子执扇_阿瑶不背锅

颠覆(4)

*小学生文笔


*不喜勿喷


之后他们过了很长一段平静美好的日子,薛洋每天买买菜,带阿箐玩,然后满心欢喜的在深夜与晓星尘接一个长长的吻。


晓星尘偶尔出去除祟,带回一些糕点或者糖,听阿箐嘟嘟囔囔说薛洋的不是,再在深夜压抑欲望与薛洋接一个长长的吻。


真希望就这么下去,岁月静好。


……天不遂人意。


宋岚来了。


即便挚友无声,晓星尘依然认出了他。


他疑惑挚友的无声,却也毅然决然在薛洋的怂恿下,挥剑向宋岚。


只要杀了他,杀了这平静生活的变数,这样的生活就能持续下去,他依旧是义城受人赞誉的白衣道长。


既然薛洋没有捅破“他是宋岚”这个事实,一切便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吧。


可惜苍天有眼。


报应到了。


那天阳光明媚,丝毫不像话本子里要发生悲剧的时候,可偏偏——


悲剧就是发生了。


阿箐彻彻底底捅破了窗户纸,逼着晓星尘面对他不想面对的现实。


他愿意每天生活在美好的梦境里,他不是晓星尘,薛洋只是无名少年郎,阿箐是个真正的瞎子,这样一切不会发生。


“薛洋!你好恶心!”晓星尘咆哮着,第一次喊薛洋的大名,仿佛接受了现实。


他是晓星尘,薛洋伤天害理的恶魔,阿箐是天生白瞳的少女。


可下一刻晓星尘自杀了。


模糊中晓星尘竟想笑,不知那声“你真恶心”在说谁呢。


是欺骗薛洋把依赖当成爱,是明知要杀的人是宋岚依旧痛下狠手的他。


但他在历史中将永远清白。


因为旁人不知晓星尘的谎言,,认为宋岚的死全是薛洋的怂恿。


但是啊,霜华是灵剑,不过时隔三年,怎么会辨认不出曾经抵足而眠的挚友呢?


徒留薛洋呆滞原地。




这篇写得好顺啊~~( ̄▽ ̄~)~


要小心心和小蓝手,不行的话留下你的心可好

๑乛◡乛๑


颠覆(3)

*小学生文笔

*ooc预警


晓星尘坐起来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
阿洋,别闹了,我快忍不住了,可我知道的,我无法束缚住你。


毕竟啊……


晓星尘疲惫的轻轻躺下想睡个觉,又注意到他未掖好的被角,不觉失笑,果然还是个少年,睡个觉都不安生。


他为少年掖好被子,手在划过薛洋脸时微微一顿,随即落下一个轻柔的吻。  


毕竟啊……


少年是自由的鹰隼,束缚不住的。


除了……除了……


嘘,不可说。


但那个答案已呼之欲出。


……伴侣。


天逐渐发亮,迷药的效果早早过去,薛洋颇为精神的睁开眼,却发现道长和小瞎子都没有起,大觉惊讶。


“啧啧啧,没有想到我堂堂薛日天今天如此早起,不干点坏事,真是可惜啊。”摸摸下巴,薛洋兀自低喃。


那就先从道长开始吧,薛洋开心的想着,然后打量了一下道长的样子。啧啧啧,真俊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


他像是被蛊惑一般,逐渐靠近他的脸。


内心柔软而崇慕。


道长……


想亲他。


可薛洋犹豫了一会儿,终是没有亲下去。


背德的情绪蔓上心头。


时至中午。


今个儿薛洋难得兴致上来拉着阿箐去买菜,回来把菜篮往灶台上一放,随即跟软了骨头似的瘫在上面,嘴边叼着跟不知哪来的狗尾巴草,见晓星尘进来,一个鲤鱼打挺,笑道:


“道长~我问你个问题呗。”


“什么问题?”


“你说若是我很喜欢一个人,天天想腻在他身边,这感情,叫什么呀?”


阿洋……


晓星尘激动的发抖,表面却还挂着明月清风般的笑。


这是对我说的,我知道。


“阿洋,是爱啊。”


阿洋,是依赖哦。


我在骗你,可不这么做,你还是迟早有一天要离开我的吧。


所以我不说,你也要不知道。


“阿洋可是看上谁家的姑娘?”


晓星尘轻轻歪头。


“没有没有,我就问一下啦。”


薛洋打着哈哈,一些慌乱的说道。


然后是晓星尘意味不明的笑声。


似乎觉得太过尴尬,薛洋急急道“道长,今天有晚集,一起去玩吗?”


“不用了,你带阿箐出去就好了,我在家就行。”


“哦,那道长,我先走啦。”


“嗯,看好阿箐,她是姑娘家,多少小心些。”


“是是是。”


义城难得有集市,自然开得很晚,也很热闹,要不是阿箐太困,薛洋是一定要待到晚集结束的。


薛洋和阿箐顺着来时的小路慢慢走回去,时不时拌一下嘴,不一会就走到了义庄。


薛洋远远看到一抹白影,再定睛一看,嘿,竟是道长!


薛洋和阿箐也急急的追上去,互相瞪了一眼,阿箐便被薛洋提溜进棺材,还来不急发作,薛洋拉着晓星尘走了。


“道长。”


薛洋的眼睛在星空下熠熠生辉。


“嗯?”


“晓星尘。”


没有往日的甜腻,有的只是庄重。


“嗯。”


晓星尘也不逼他,静静的等候。


“晓星尘,我,我,老子他妈喜欢你!”


“我们,结为道侣吧!”


薛洋说不来这种东西,最后只能自暴自弃的大声道。此时他简直不敢看晓星尘的脸色。


晓星尘笑了。


他抱住薛洋,轻轻的蹭,他说:


“好啊。”


能束缚鹰隼的,只有他们的伴侣。






恭喜道长喜提一只薛洋罒ω罒


*人物ooc

*小学生文笔

*一发完

好久没更了想不想我呀ヾ(Ő∀Ő)ノ

突然更新

照例是he呀~




蓝曦臣刺下那一剑时,金光瑶是笑的。

真好。

从此以后,我孟瑶再不欠任何人了。

终于可以安心了。

金光瑶勉强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,踉跄的想要牵起嘴角,可嘴角仅仅是抽动了几下,他向蓝曦臣说:

“谢谢。”

比着嘴型的无声。

谢谢你断送了我的后路,谢谢你杀了我,谢谢你……

这人世间太过可怕,又那么可爱,于是左右割舍不得,只庆幸我世上已无牵挂。

你我的恩情,一剑还清。

金凌尚小,如此仓促的将他推上家主之位,不知能不能胜任,幸好我已经早早给他处理了一切,后续之事我也留了指南书,况他还有他舅舅……

只是可怜晚吟了,要自己带孩子,只望脾气好一些。

还有怀桑,他现在这么精明,大抵是用不上我给他准备的材料了。

苏涉最为可惜,我只不过记住他的名字而已,竟为我这种小人赴汤蹈火。

太可惜了。

金光瑶觉得自己有些匪夷所思,谁临死前竟会想这些?

这么多愁善感可不是自己的风格啊。

可能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罢。

他闭上了眼。

“……阿瑶?”

低声的疑惑。

蓝曦臣握着朔月的手逐渐收回。

“阿瑶!”

剑“咣硠”落地。

世间再无牵挂。

世间再无金光瑶。

好久不见~ヾ(❀╹◡╹)ノ~

颠覆(2)

*人物ooc

*he

入眼是一片黑暗。

义城。魏无羡心下了然。

是了,若不是义城,小师叔怎会在知道薛洋身份是崩溃自杀。

一切都在这里微妙。

随后他听见薛洋的声音,似乎是刻意压低的,带着微妙的磁性,却仍可听出少年的恣意潇洒。他嘻嘻问道:“道~长~,我糖呢?”

软软的呼吸声喷洒在颈间,晓星尘耳尖微红,声音却仍然平稳,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阿洋,你今天已经吃了太多糖了。”

“道~长~”撒娇的声音可怜兮兮,带着些许示弱,“就最后一颗,好不好~道长?嗯?”

晓星尘无奈,刚想从怀里摸糖,门外便响起竹竿急速敲地的哒哒声,一个少女的娇喝传来 “辟阳,坏东西,你又向道长要糖!”

是那小姑娘啊!

魏无羡了然。

但是,为什么称小流氓为辟洋呢?那是假名?

“小瞎子,你管我哦,略略略。”薛洋笑嘻嘻的弯下腰,手指点着阿箐的额头,一字一顿道:

“小·矮·子。”

“你!欺人太甚!道长你看他!”

“噗。”晓星尘轻笑一声,从里衣里摸出两颗糖,摊在手上,温声道:“一人一颗,如何?”

“好啊道长,我要你不给我,小瞎子一来你就给!”

薛洋故作不满的大叫一声,便把两颗糖拿走了,顺带着指甲还搔了下晓星尘的掌心。

轻轻柔柔,像羽毛扫过,发痒。

……好像也搔到心里了。

“欸,道长你脸红了!”

阿箐一听,也是气极,竹竿跺地发出急促而连贯的“哒哒”声。

她刚要开口为道长守住“贞洁”,却被打断。

“那阿洋可是喜欢我?”

语气带笑,仿佛在开玩笑

那边“嘶”的叫了一声,转而调笑:

“晓星尘,你学坏了。”

“我当然喜欢道长啦。”

阿箐沉默了一会,然后大叫道“坏东西!道长给我的糖呢?”

“你吃你吃。”薛洋暴力的把糖塞进阿箐的嘴里,阿箐愤愤不平的朝着薛洋的方向邓了一眼,不再言语。

“咳。”

魏无羡有点动不了,小师叔一瞬间洋溢出的小心心快把他淹没了。

“阿洋也及弱冠,不考虑婚嫁一事?”

薛洋见晓星尘如此生硬的转移了话题,以为道长害羞,于是“嘿嘿”一笑,自认体贴的顺着杆爬。

薛洋想了想,说道:“若是婚嫁,肯定要娶胸大貌美的女人啊!”

晓星尘的心一下跌落了。

阿洋,你在说什么呢。

我听不明白。

“到时候搬出去住,一定好好待她!”薛洋还在说着梦想中的婚姻。

笼在袖中的手一下收紧。

幻想被撕裂,晓星尘还是迫不得已得知了现实。

心在哀鸣。

你还想离开我?

阿洋,阿洋……

阿洋,不要离开我,不许离开我!

画面至此破碎。


再醒便是旖旎。

“唔……”黑暗中只听得少年低低的喘/息。

阿洋。

晓星尘吻住薛洋,勾着他的舌头。

阿洋,为什么要离开我?呆在我身边不好吗?

吻一直持续至薛洋憋不住才停下,可即便这样,少年依旧未醒。

上好的烟罗茶,食之,使人昏迷,多用于青·楼·妓·院。

晓星尘红着眼,又叼住耳垂。

如果,如果,你能注视我一人,那该多好……

“晓星尘……”

一个名字从少年的唇角滑落。

温热的呻吟宛如一盆冷水倾下,晓星尘突然浑身发抖。


@• 这样改,怎么样

他做了什么?

他刚才想做什么?

疯了。

魏无羡全身发冷,有点毛骨悚然。

小师叔,原来,是这般的?

颠覆

* 晓星尘有心魔

*人物ooc

*he向


——一切都颠覆你的认知,他们的纠葛远比你想的复杂。


张灯结彩,红飞翠舞,这次举办在聂家的花朝节清谈会当真是盛级,足以看出聂怀桑对这次清谈会的重视。


至于为什么那么重视嘛,一是因为这是宋朝最繁盛的花朝节,二呢,便是自金光瑶死后,经历了暗潮汹涌各大世家的来往过招后,仙督之选终是被提上了日程。


“金小宗主。”聂怀桑摇着折扇,眉眼彻底舒展开,再不见当年那个一问三不知的懦弱怂包,真真是端足了宗主的架势。


金凌虽是对聂怀桑不喜,但三年的磨砺使他变成一个处事周到,滴水不漏的宗主。于是他也挂着笑,举起酒杯来,向聂怀桑示意,全作是敬酒。


聂怀桑正要笑嘻嘻的应下这杯酒。突然,一个是什么小家族的人闯了进来。慌慌张张的说道:“聂宗主,不,不好了,观音庙那边出事了!”


聂怀桑眯了眯眼,缓声道:“莫急,有无人员伤亡?”


那人答道:“无。”


聂怀桑向金凌那边瞄了一眼,回首笑道“那急什么,近来不是有消息说蓝公子和魏公子经过那边吗?魏公子在鬼道造诣上无人可及,定不会叫金光瑶那小人逃出生天。”


金凌忍的牙龈发酸,却不得不装出一幅松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
话锋一转,聂怀桑收起折扇,背在身后笑道:“而且,魏公子他不是押着人过来了吗?”


外面确实有魏无羡打打闹闹的声音,众人于是一起松下气。


然后一只黑色靴子探了进来。


唇间叼着一只冰糖葫芦,小虎牙露出,一派天真可爱的少年模样。


只是肤色……苍白了些。


“薛洋!”在座不少人还记得薛洋,于是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。


怎么是他?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


聂怀桑将折扇打开,遮住了自己的面庞,三哥啊三哥,你到底还瞒着我,干了多少连我都不知道的事?


聂怀桑恐生变数,于是不欲拖延,他先是向魏无羡,点头示意,然后笑眯眯的说:“今日既是花朝节,这犯人还是来日再审吧,先把他押入地牢,众人以为如何?”


薛洋叼着冰糖葫芦,含糊不清的说:“谁敢关你薛爷爷?”声音摆明了的不屑。


同时,一声清冷的声音传到:“慢。”


宋岚进来,先向魏蓝二人颔首示意,而后言简意亥道,“我得一法,只需解星尘的执念,星尘便可以入轮回,星尘的执念在于薛洋。”


事关小师叔,容不得魏无羡不重视。

事关正义,容不得聂怀桑不松口。


薛洋抖了抖。


“此外还需魏公子的帮助。”宋岚向魏无羡点头。


“没问题。 ”魏无羡毫不犹豫答应了。


蓝家。


“这样的话,还是共情比较好。”魏无羡盘着腿。


宋岚低下头,应了一声“嗯。”


原本一直翘着凳子发呆的薛洋听到这句话,似笑非笑的转过头,对他说:“魏无羡,你可不要后悔,一定要把他救活啊。”


然后他嘟囔了一句“也请他放过我。”


他正视着魏无羡说“求他了。”


魏无羡颇觉诡异,但魂魄还是脱离躯体,一头撞入晓星尘的魂魄之中。


嘻嘻嘻,你们猜后来会魏无羡发现什么?


PS:总算走完剧情了,好艰辛啊


语文考试



*现代pa


*人物ooc


*小学生文笔


语文试卷发下来了,蓝曦臣看着试卷,有些心不在焉,他偷偷抬眼看向坐在前面的金光瑶,看着他眼一眨,那小扇子似的睫毛就挠在了他心里。


金光瑶,我喜欢的人。


金光瑶,阿瑶……念着念着,蓝曦臣心里蓦然欢喜起来。


蠢二哥。金光瑶斜着眼悄悄看着看着他傻乐的蓝曦臣,不知道为什么,耳根也悄悄红了。


今天就表白吧,两个人同时想到。


“开始考试。”监考老师一声令下,蓝曦臣不得不从金光瑶身上摘下眼来,认真看试卷。


从第一题至第二题,蓝曦臣看着题目,突然眼前一亮。


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__________________”


蓝曦臣眉眼弯弯,他又偷偷看了一眼金光瑶,然后提笔写下


“心悦君兮望君知”




你可这甜饼大又甜,像不像你要给我的评论红心小蓝手?


(•̀⌄•́)求评论呀~


点梗

50lo粉福利呀~


(* ̄︶ ̄*)来吧,接受小可爱们的点梗(抽哒)


明天我就开写(但可能下个星期放)


^ω^谢谢你们一直陪伴!


论牡丹(6)

* 小学生文笔

* 人物ooc


又是人间牡丹盛开的日子。


我深吸一口气,向孟婆请辞,我想去看牡丹了。


我想要折一枝最好的牡丹来,放在那个空闲的花瓶里,那是他送我的。


“好。”孟婆微笑,混浊的眼里是睿智的光——她知道我要去干嘛——我——实际上是要去看我的丈夫——金光瑶……


我深吸一口气,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是什么,想来,我自杀后,他应该好过了些。


身为他的妻子,我并不是那种傻白甜,我是知道他做的许多坏事的。但我并没有觉得这不合理,若不这样,这金陵台哪里有他立足的地方?


何况他也别无选择。


他这人,总是该心硬不硬,分明要做一个恶人,却又因为心软而放过,白白埋下一个祸根。


比如说我,比如说被他放走了的思思。


我在自杀后遇见孟婆,成为她的助手,也许我就应该好好在孟婆身边工作的,但是我想他了。


很想很想。


哪怕他欺骗我,明明知道他是我的哥哥,却一定要与我结婚……我还是想他。


是不是有点贱?


但他真的很爱我,新婚时候,他注视我的眼睛,那眼里好像是藏着没有炼好的蜜酒,又甜又涩,他倾听着我肚子里孩子的心跳声,眼中的复杂是那时候的我并没看到的。


我在怀阿松那时候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,只有他做的杏仁豆腐勉强能吃下,于是,他便从事物中拼命挤出时间来为我做杏仁豆腐——这种本不应该他做的事情。


他细腻的照顾着我的一切,以及阿松的一切。他怕阿松受到欺负,所以单独给他请了一个私塾先生。又怕阿松无聊,送了一只狗给他。


当我知道阿松是个傻子的时候,我撒娇的对他说我不想再生孩子了。他也只是宠溺的一笑。


若他想要一个正常智商的孩子来继承偌大的金陵台,他可以再纳妾,他没有。


每天晚上我就寢后,总是能听见房门吱呀的一声,我听到夫君轻轻巧巧的的脚步声,他抚着我的额,想要亲一亲却不敢,于是也只是轻轻拢了一下我,便又去批改公务。


那时我当他是怕扰了我的安眠,却并不曾知道他那琥珀色眼里隐藏的悲哀。


当我知道我是他亲妹妹的时候,我很想指责他,但我觉得我并没有那个权利,因为他,也是受害者。


而且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苦说不出的受害者。


不知从哪儿来的,牡丹花瓣落在我的头上。


我本是不想哭的,现在又突然想哭了起来。


天道不公。


人生而不同,就像金光要他出生来便被别人打骂无数,见惯了两条腿的畜生,强颜欢笑,看起来风光无限却是一败无成,明明那么努力。


而有些人生来就戴着光环,如金子轩,众人奉承。他向来光明磊落,连努力都不用。风光无限,妻子美满。


而我呢?我健健康康的长大,安安平平的长大。有人奉承我,有人贬低我,当我终于找到我相爱的那个人,而且那个人也爱着我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他是我的哥哥。


荒谬。


明明我什么也没有做。


明明他对我那么好。


一颗泪珠从我的左眼角滑落。


不该哭了,还是去见他吧。


我抹干眼泪,摇摇晃晃向前走去,却发现对面也走来一个摇摇晃晃的人。


头发凌乱。左臂断裂,脏污不堪,那身上的校服依稀能辨出是金星雪浪的样子。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血污遮住了他眼睛,于是他又再看我几眼,方才虚弱的唤道:


“阿愫。”


他摔倒在我怀里。


明明灵魂是没有重量的,然而我却感觉到,此时的怀里仿佛有着百斤重,那是我在世界上最后的珍宝。


金光瑶。


“还去吗?”白发被梳成高高的峨冠,孟婆的眼里带了几丝笑意。


我来不及整理一下我狼狈的妆容,便绽开一丝极美的笑。


“不去了。”


世上最好的牡丹已折在我怀里,又何必去看那些凡俗的花呢。


我眉目低垂,眼睛里的黑深深沉沉。


【生贺】生日VS上学日

* 祝瑶瑶生日快乐!

* 2月20我就要去上学了,特此感慨!

* 人物极度ooc

* 提前生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_(•̀ω•́ 」∠)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金光瑶好想庆祝自己生日,真的。


但是,不行。


为什么我出生的这一天恰好是上学的日子?金光瑶一边收拾着书包,一边默默想着这个男默女泪的问题。


我好想嘤嘤嘤。


嘤。


(薛洋:一拳一个嘤嘤怪。金光瑶:闭嘴。)


然后,金光瑶收拾好书包,背上,熟练的爬墙,跳到地上。


动作那叫一个风流倜傥,英俊潇洒,帅气凌人,可见是一个翻墙的老手。


上学你们去上,我过我的生日。


金光瑶帅气的一甩头,正准备回家时,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吓懵了。


保安叔叔我马上回去,别扣我学分啊啊啊啊!


“生日快乐啊小矮子!”面前是薛洋那张欠揍的脸,以及,大哥,二哥,子轩兄,厌离姐……


我还以为没有人记得我生日了呢。金光瑶眼眶泛酸,很是激动。


“你看,我就说小矮子一定会翻墙吧。”薛洋搭着晓星尘的肩,吹了声口哨,晓星尘宠溺的抱住他。


聂明玦冷哼一声:“不学无术!”


金光瑶下意识缩了缩肩,头顶上却捂上了一个温暖的大手,然后是聂明玦略有别扭的声音:“下不为例。”


金光瑶笑了。


“快点,你不过生日,我还要过生日呢。”金子轩不耐烦的说,耳框却悄悄地红了。


“好勒,来了。”金光瑶第一次笑得跟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
当然也不会最后一次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求评论,求小蓝手,求小红心


不过因为2月20日我要去上学,而且是住宿制学校,所以等我回来再给小天使们回复啊。


同时也祝贺子轩哥生日快乐!


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


【新春贺文】梦里有家

* 小学生文笔

* ooc属于我

* he

除夕夜,金家张灯结彩,宾客如云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每个人看起来都喜气洋洋,偌大的宴席佳肴不断,歌舞不休。

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好,除了他。

金凌假笑着望了望周围,没有一个熟悉的亲人,江澄也没来,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。

孤身一人,金凌抿了一口酒。

很快宴席结束,金凌也在子夜降临前终于批完了文书,他躺在金家历来家主的床上,浑浑噩噩的睡过去了。

“阿凌?”金凌是被摇醒,而正当他准备发火时却怔住了,那人见他不说话,又唤道“阿凌?”

熟悉的语句,带着纯粹的善意。

金凌听到自己酸涩的话语,带着不可察觉的颤抖:“小叔叔?”

“阿凌不认得小叔叔啦,怎么这么问?”金光瑶脸上是温柔的微笑,是金凌再也得不到的温柔。

他一把扑入金光瑶怀中,叫道:“小叔叔!”

“嗯。”金光瑶拍着他的背,却什么也不问。

过了很久,金凌才闷声问:“舅舅呢?”金光瑶愣了愣,然后又笑了,他笑着说“江宗主啊,还没来呢。”神色温和。

没过多久 门外响起轻柔的脚步声,江厌离挑起帘幕,探进半个身子,看到这番景象,捂嘴笑了起来,“阿凌怎么像小姑娘似的呀,别闹了,出来喝莲藕排骨汤啦。”

母亲……

看到江厌离,金凌心中怪别扭的,似熟非熟,想亲近又不敢。

“好。”金光瑶微笑着,放开了金凌,起身向门口走去,又在出门时转头叮嘱“阿凌,快些出来。”

金凌又隐隐听见外边的声音,说不出的倨傲:“你就知道宠他。”

那是父亲。金的胸腔像被什么东西堵住,涩涩的。

房间只剩他一个人了

金凌终是无声的流泪,肩胛微微颤抖,小叔叔,母亲,父亲……

这些人,最终溶成一个词:

「亲人」

你知道这是梦。心中一个声音冷静的说。

我知道啊,但我不愿醒来。

金凌如是说。




孩子啊,孩子,睡去吧,梦中有家。






迟来的贺文

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可爱们~(*^ワ^*)